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
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,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,像一条瀑布,从空中垂下,不见其发端,也不见其终极。只是深深浅浅的紫,仿佛在流动,在欢笑,在不停地生长。
紫色的大条幅上,泛着点点银光,就像迸溅1的水花。仔细看时,才知道那是每一朵紫花中的最浅淡的部分,在和阳光互相挑逗。
这里春红2已谢,没有赏花的人群,也没有蜂围蝶阵。有的就是这一树闪光的、盛开的藤萝。花朵儿一串挨着一串,一朵接着一朵,彼此推着挤着,好不活泼热闹!
“我在开花!”它们在笑。
“我在开花!”它们嚷嚷。
每一穗花都是上面的盛开、下面的待放 。颜色便上浅下深,好像那紫色沉淀下来了,沉淀在最嫩最小的花苞里。每一朵盛开的花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张满了的帆,帆下带着尖底的舱,船舱鼓鼓的;又像一个忍俊不禁的笑容,就要绽开似的。那里装的是什么仙露琼浆?我凑上去,想摘一朵。
但是我没有摘。我没有摘花的习惯。我只是伫立3凝望,觉得这一条紫藤萝瀑布不只在我眼前,也在我心上缓缓流过。流着流着,它带走了这些时一直压在我心上的关于生死的疑惑,关于疾病的痛楚。我沉浸在这繁密的花朵的光辉中,别的一切暂时都不存在,有的只是精神的宁静和生的喜悦。
这里除了光彩,还有淡淡的芳香,香气似乎也是浅紫色的,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。忽然记起十多年前家门外也曾有过一大株紫藤萝,它依傍一株枯槐爬得很高,但花朵从来都稀落,东一穗西一串伶仃4地挂在树梢,好像在试探什么。
后来索性连那稀零的花串也没有了。园中别的紫藤花架也都拆掉,改种了果树。那时的说法是,花和生活腐化有什么必然关系。我曾遗憾地想:这里再也看不见藤萝花
过了这么多年,藤萝又开花了,而且开得这样盛,这样密,紫色的瀑布遮住了粗壮的盘虬卧龙5般的枝干,不断地流着,流着,流向人的心底。
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,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。我抚摸了一下那小小的紫色的花舱,那里满装生命的酒酿,它张满了帆,在这闪光的花的河流上航行。它是万花中的一朵,也正是一朵朵花,组成了万花灿烂的流动的瀑布。
在这浅紫色的光辉和浅紫色的芳香中,我不觉加快了脚步。
1982年5月6日
表层含义指紫藤萝辉煌的色彩所形成的气势与活力,极状了紫藤萝新生后的生命的繁茂与蓬勃。
深层含义指花的生命之旅也并非一帆风顺,它和人一样,在历史的行程中注定要遭遇各种无可奈何的悲哀和不幸。花开花谢连着人类命运的沉浮与漂泊,花荣花枯胶结着社会的兴衰与变迁。
紫藤萝瀑布,是新时期之初枯木逢春的写照,作者的心曲正是那时候人们的心声。
  原先,焦虑和悲痛“一直压在我心上”,在繁花盛开的藤萝浅紫色的光辉和浅紫色的芳香中,“我”宁静了,喜悦了,振作了。我悟到“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,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”。
  不能让昨天的不幸把人压垮,每个人都应该像紫藤萝的花朵一样,以饱满的生命力,投身到生命的长河中去,在闪光的花的河流上航行。
本文作者偶见一树盛开的紫藤萝花,睹物释怀,心中的悲痛焦虑化为精神的宁静,感受到生命的永恒,歌颂了生命的顽宗璞女士偶然在家乡见到开的很旺盛的紫藤萝,心情感到十分舒服,淡化了小弟离去(死了)的悲痛,倍感生命美好. 强和美好。
《紫藤萝瀑布》是当代作家宗璞的一篇散文,选自《福建文学》1982年第7期。文章写于1982年5月,当时弟弟身患绝症,作者非常悲痛,徘徊于庭院中,见一树盛开的紫藤萝花,睹物释怀,由花儿自衰到盛,转悲为喜,感悟到人生的美好和生命的永恒。
作品名称:《紫藤萝瀑布》
创作年代:1982年
作品出处:《福建文学》
文学体裁:散文
作者:宗璞
作者先是因为弟弟的病情烦躁不安,后来看见了一片紫藤萝之后为它的安静所感染,决定面对挫败,要鼓起勇气努力向前,往好方面想,让挫折变成自己成功的动力。
《紫藤萝瀑布》赏析
秦和元
宗璞老师是我国哲学家冯友兰大师之爱女,当代著名散文家。《紫藤萝瀑布》虽然不足千字,却是作者的代表作之一。这篇短章文字优美,内容隽永,耐人寻味。
开头一句,“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”设置悬念,吸引读者(学生简化为“涉嫌吸毒”)。
接着写“停住脚步”的原因——看到了一片辉煌的紫藤萝,作者把它比喻为瀑布。因为这一大片紫藤萝与瀑布至少有以下相似点:
第一, 从空中垂下,不见其发端,也不见其终极。
第二, 深深浅浅的颜色,仿佛在流动,在欢笑。
第三、 泛着点点银光,迸溅花星。
第四、 都在和阳光互相挑逗。
但这毕竟不是瀑布,这是“一串挨着一串,一朵挨着一朵”的花。作者观赏它们时,融入自己的主观感受和想象,用拟人的手法,说她们“彼此推着挤着,好不活泼热闹!”直接引用她们的语言:“我在开花!”并用反复的手法将这句话重复两次,强调她们“在笑”,在“嚷嚷”。
这样就用不同的手法,从多角度描写了紫藤萝瀑布,从整体上突出这一大片花的繁盛和壮观。
第六段是对局部或个体的描写,写“每一穗花”和“每一朵花”。说“每一朵盛开的花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张满了的帆,帆下带着尖底的舱。船舱鼓鼓的,又 像一个忍俊不禁的笑容,就要绽开似的。那里装的是什么仙露琼浆?”这是多么细致入微的观察,多么生动形象的描写,多么独特奇妙的想象啊!这些比拟手法的运用,化静为动,巧妙地描绘出了花朵饱满、娇美的神态,突出其旺盛的生命力,表达了作者的喜爱之情。
自然,如此美丽的花朵让“我”忍不住“凑上去,想摘一朵。”但作为一个有高度修养的女作家,是绝不会摘花的。“我只是伫立”,只是“凝望”……于是引出对生命、对疾病的思考。当然,这与当时作者小弟弟身患绝症有一定的关系。
文章第七段是从“观”到“感”的过渡段。
第八段是回忆。这回忆是由紫藤萝的光彩和“淡淡的芳香”引出来的。作者说紫藤萝的香气“是浅紫色的,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。”这种用通感的修辞,把嗅觉转化视觉和幻觉的写法很独特,制造出一种朦朦胧胧的奇妙的梦境,这样就使后面的回忆如在梦中。十多年前的紫藤萝,“稀落”而“伶仃地挂在树梢,好像在察言观色,试探什么。”再次用拟人的手法,折射出当时的政治背景。后来就看不见紫藤花了。因为“花和生活腐化有什么必然关系。”这一段写得很含蓄,对于今天的孩子来说,理解上有一定的难度,必须了解作者写作的时代背景。
紫藤萝瀑布一文中忍俊不禁的意思是忍不住要笑。
宗璞
中国作协第七届名誉委员
代表作《红豆》
宗璞,原名冯钟璞,性别女,1928年出生,当代作家,常用笔名宗璞,笔名另有丰非、任小哲等。中共党员,原籍河南省唐河县,生于北京,著名哲学家冯友兰之女。曾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,任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、第五届全委会委员、主席团委员,第六、七届名誉委员。从事小说与散文创作。代表作品有短篇小说《红豆》《弦上的梦》,系列长篇小说《野葫芦引》和散文《紫藤萝瀑布》《丁香结》等。著作有《三生石》《我是谁》《铁箫人语》等。2018年,其作品《北归记》获得第三届施耐庵文学奖。
2019年9月23日,宗璞长篇小说《东藏记》入选“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”。
紫藤萝瀑布》赏析(海岗)
《紫藤萝瀑布》是一幅极为精细的工笔画,就是高明的丹青国手,也未必能够穷尽它所包含的意蕴。在这里,不但那片紫藤萝的大致轮廓你可以从画中加以把握,而且那花的色泽,那花的神采,那花的气味,你也尽可以从画中领略到。也许,在大自然中,当你面对这样一片紫藤萝,你也未必能够如此真切地认识它、感觉它。读着宗璞的这篇文章,仿佛在你眼前,就展现出一条紫色的瀑布,绚丽的色彩曳动你的目光,郁郁的幽香缭绕在你鼻前……这样一幅卓绝的“图画”,除了得力于作者卓越的笔力,亦与作者认真、细致的观察是分不开的。

《紫藤萝瀑布》又是一首深沉的歌。当作者把一幅精致的“工笔画”呈现给读者的时候,也许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暖的色调,是一种明快的情绪与生活的欢欣。但是,当随着作者的思绪,回首那不堪的十年动乱,把眼前的美好与过去的黑暗联系到一起,你就会感到一种深沉的悲哀。正如作者所言,那是一种压在心上的“焦虑和悲痛”,那是对往昔被毁坏的幸福生活的追忆。可以说,当作者细致地观察这素朴的紫藤萝时,当作者一笔一笔勾画着这紫藤萝的神态时,在她心中一定翻涌回荡着一曲深沉的歌。因为,只有经历过黑暗的人,才会在璀璨的生活面前目眩神摇,只有遭受过苦痛的人,才会如此珍视这生活的浪花。因此,尽管在这幅精致的图画之中,作者没有大力张扬、肆意宣泄感情的心曲,但是,当人们观察着《紫藤萝瀑布》的每一个细部时,必然会体味到作者倾注其间的一种深沉而欢乐的旋律自天而降,弥漫于《紫藤萝瀑布》的整个框架之中。

从直观上说,《紫藤萝瀑布》形象鲜明,如在目前,而不肤浅;从情境上说,《紫藤萝瀑布》文意含蓄,意境深远,不尽于句中。但是,当你阅读过《紫藤萝瀑布》,会感到,在它的字句之外,包含着更深刻、更令人神往的意蕴,而对《紫藤萝瀑布》反复阅读,不可能不对下述见解有会于心:美好的事物(紫藤萝瀑布就是一种象征)是遏止不了,也戮杀不灭的,生活的河流必将冲决各种障碍,日复日、年复年地涓涓流动……“在这闪光的河流上航行”的人们,“加快了脚步”吧,前边就是更加美好的彼岸……

由此,《紫藤萝瀑布》达到了“韵外之致”的极高的意境。

插入一段十几年前,家乡的另一株紫藤萝花不幸遭遇的回忆,与眼前盛开的紫藤萝花形成了强烈、鲜明的对比。

作者 @糖Suger

脚踏善良,拥有远方,说走就走,灿烂自由~~

发表回复